買賣貨源網 - 微商淘寶網店代理代銷貨源大全

              京東到底是家零售企業 還是家互聯網公司?

              作為中國電商業的一大巨頭,如何對京東進行“定性”和“定量”分析一直是輿論熱衷討論的話題,一部分認為這是一家以線上交易放大規模,尤其最近不斷加大對研發的投入,對京東宜采取互聯網企業的分析框架,保持樂觀前景看待;而質疑者則認為,無論從資金流轉還是變現方式,京東都是一家相對傳統的零售企業,其定性應聚焦在“零售”領域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,外部市場環境下行壓力加大,對于互聯網公司而言,短時間內可以借輕運營的高毛利,再加上對費用的嚴格控制(最近行業流傳的裁人潮),可以一定程度上對沖風險,但對于重運營的零售企業,低毛利和高運營費用可壓縮空間較小,上升空間會有很大制約。

              基于以上基本邏輯,我們結合京東2018年財報,用“定量”手段給京東進行“定性分析”。

              開放平臺放緩,自營是流量和金融生意

              2018全年,京東總營收達到4620億人民幣,較上年增加27.5%,其中自營商品部分增加25.4%,服務部分增速高達50.5%。

              京東以自營模式起家,具有濃濃的零售企業基因,在2018年,自營部分增長弱于服務業務,似乎公司開始大踏步向輕模式互聯網公司邁進。

              京東到底是家零售企業,還是家互聯網公司?

              2013-2017年京東分業務運營情況

              整理2014-2017年服務收入的增速,分別為:268%,103.1%,55.2%,50%。

              由于服務性收入主要由線上廣告和物流兩大業務組成,因此,服務性營收的增加可視作開放平臺版塊的放大:輕運營提高企業毛利,改善損益表。

              2013年京東毛利僅有10%,在2017年已經達到15%,2018年仍為15%。

              那么,為何2018年服務性收入大漲,但毛利維持不變呢?
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隨著京東物流采取針對C端的快遞服務,這已經成為服務性收入最大的推動力,2018年物流服務較上年增加140%,超過GMV增長,這意味著重運營的物流收入增加,反而拉低了企業盈利表現。

              排除此因素,2018年市場和廣告收入增加32.4%,與自營部分增速相差不大,這是歷史新低,經歷多年快速發展之后,京東開始有意放緩開放平臺增長,自營仍然是重中之重業務。

              京東到底是家零售企業,還是家互聯網公司?

              廣告增速開始收窄

              關于京東為何執拗于自營業務的討論,我本人此前更多將注意力放在對商家的賬期之上,即延長對商家的流動負債,獲得現金流,保持企業穩定發展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京東對供應商應付賬款增加56億元,當期應收賬款共計798億,同期運營貢獻現金為208億,供應商賬期在此貢獻頗大,尤其在物流倉儲部分尚處于強投資之時,這筆現金流著實可貴。

              除此之外,亦可通過金融角度進行解讀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,京東將金融業務進行剝離,其后京東金融改名金融數科,但京東仍是數科絕對控制者。

              京東數科的金融業務大致分為兩類:1.供應鏈金融;2.消費金融。

              2016和2017年末,京東集團對消費金融的“應收賬款”分別為148億和143億,供應鏈金融量級也在數十億人民幣規模,這一方面可以通過扶持金融業務,成為京東新的贏利點,而另一方面,金融業務有典型的高毛利互聯網屬性,可改善京東基因(京東金融分拆,也是要盡快盈利)。

              對供應商形成的應付賬款對金融業務是個很好的支持,此外,金融業務可通過資產證券化,放大企業撬動現金流的能力,如截至2017年末,京東集團用應收賬款(以消費金融為主)進行資產證券化余額為117億,用應收賬款來補充金融,提高盈利能力,再通過資產證券化回收現金,跑通金融對京東意義非凡。

              京東在金融領域方面工作基本尚可,2017年共有143億消費金融應收賬款,通過資產證券化等一系列手段,當年由于與京東金融信貸產品相關造成現金流流出為28億元。

              此外,對供應商的賬期也可提高供應鏈金融的市場號召力,2018年末,京東賬期為58.1天,供應商處于較重運營負擔,金融產品是其緩解運營負擔良好產品。

              綜合上文,可以得出以下結論:

              雖然開放平臺對改善損益表有較高價值,但自營平臺可提高巨大的現金流和金融杠桿價值,因此,京東仍然需要確保自營平臺的基本面,這是2018年開放平臺增速開始變緩的重要原因;

              京東的發展模式可做以下分解:自營貢獻現金,物流和基建確保自營競爭力,再反哺金融和現金。

              而從京東金融的拆分來看,其基本有以下目的:1.加強自我融資空間,通過拆分與集團隔離風險;2.雙方現金和資源的對接,可提高京東集團內部溢價能力,優化財報。

              2017年Q2之后,京東金融重組,且不再并表在京東財報中,京東集團與京東金融(后改名數科)之間進行資金和用戶之間合作,對京東集團營收和風控有比較好優化。

              但京東金融拆分之后,在降杠桿為主的外部大環境下,一方面面臨較大的監管風險,降低收入預期,而另一方面,改名后的數科也承擔了較重的基礎性投入和研發工作(如養豬業務,收購山東本地線下廣告企業鉬傳媒),短時間內也會拖累數科的全面盈利能力。

              物流和自營能否協同發展

              經過多年運營,京東在運營中仍然保持較大優勢,這是難能可貴的,如2018年,京東庫存周轉較上年縮短0.8天,在規模放大同時,能有此控制確實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但對于京東而言,對其考驗最大的還屬于物流方面投入能否可控且有效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,主要體現在物流商的土地使用權和在建工程以及,共計131億元,上年同期為100億元,考慮到當年京東物流開始針對C端接單,其短時間內仍然要保持較大的基礎性投入。

              這也是京東物流最大的投入,而物流收入較上年增加140%,為140億,從增速上看還是有所收獲。

              京東到底是家零售企業,還是家互聯網公司?

              基礎性投入仍然極大

              但若看絕對值就不容樂觀,物流業務仍處于高增長(除基礎投入外,物流也是研發投入的一大消耗點),物流行業的低毛利又絕對投入乃至業務扭虧為盈周期的加長,最為嚴峻的是,受外部等一系列不可控因素考慮,京東GMV增速開始變緩(在取消排除虛擬產品,10萬以上訂單前提下,GMV增速為30%也是歷史低點),物流需要規模效應,提高毛利,若環境變差,也會影響整體性投入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,可以得出京東對物流業務的基本認知:1.穩定物流提高自營競爭力;2.自營獲得現金流;3.現金流提高資金利用率,改善企業“定性”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2018年物流融資25億美金,很大程度上緩解了現金流的緊張問題,但下輪融資何時到來仍然是關注焦點。

              但京東此時的壓力也極為明顯,燒錢業務仍然保持較高水平,而一旦GMV和銷量下降,會影響對供應商的議價能力,京東需要認真平衡此矛盾,如在嚴峻的外部市場環境中,京東如何能與供應商保持利益共同體關系,這尤為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最后可以概括對京東的“定性”問題,短時間內京東仍然是一家重運營的零售企業,除金融業務之外,京東尚無輕運營業務形態出現,中長期來看,GMV對京東仍然有不可估量的價值,金融若要做大就要擺脫零售的關系,這是接下來重點。

              最新高清无码专区 - 视频 - 在线观看 - 影视资讯 - 新赏网